国羽商标要一统江湖? 省乒羽中心态度仍旧乐观

2022年7月17日 作者 admin

入冬以来,在蓉城街头,身背羽毛球包前往球馆健身的身影,会不时跃入你的眼帘,寒冷的冬日并未驱散成都人对羽毛球的热情。近日,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下发的《关于推广国羽俱乐部及国羽连锁俱乐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如一记惊雷,炸响在蓉城业余羽毛球界。

《通知》称,中国羽协在各地推行国羽俱乐部及连锁俱乐部,授权其使用“国羽”商标,并对这些俱乐部的硬件、软件均制定了较高标准,这对目前成都火爆但略显无序的羽毛球市场带来不小冲击。

“这是件好事,我们很有兴趣尝试一下。”在省体育馆羽毛球馆,成都尤尼羽毛球俱乐部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成都俱乐部和球馆不少,但真正经营、管理规范的并不多,成都羽毛球市场需要规范运作。”该负责人详细阅读完《通知》后,却表示此规定在成都进行实际操作“具有一定难度”。他表示,通知中对“国羽俱乐部”球馆的数量、质量都有相当高的要求,而目前自己俱乐部在场地质量和辅助服务设施的配置上还较难达标。记者调查走访了成都十多个羽毛球场馆后也发现,目前部分球馆场地高度、地板或灯光均不符合《通知》要求,大多数球馆没有休息室和洗浴场所,有的连更衣室都没有。许多俱乐部的经营也难言规范,普遍存在管理混乱、账目不清等毛病,《通知》中要求的如健身房、咖啡厅等辅助服务设施更是连影子都没有。

此外,部分俱乐部管理人士还对此次乒羽中心推出“国羽俱乐部”不理解,位于九眼桥的一家羽毛球俱乐部工作人员直言不讳:“我们不知道这个俱乐部的推出是为了树立典范,还是要收编地方羽毛球组织,或是乒羽中心来抢地方羽毛球市场这块蛋糕。”另外,《通知》要求国羽俱乐部注册时将交纳一定数额的注册费和“国羽商标授权使用费”,收取费用的15%上缴中国羽协,25%上缴地方羽协,60%自己所有,部分本地俱乐部对此方案有异议。况且由于《通知》中对俱乐部成立后是否会有“优惠条件”或“政策倾斜”没有明确详细的表述,目前成都各俱乐部对高规格、高门槛的“国羽俱乐部”运作尚未做过“风险预测”,因此对这一新生事物处于观望中,不敢贸然接招。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有利于成都羽毛球市场的规范,不过也有部分羽毛球俱乐部老板认为,设施完善、管理规范的俱乐部虽好,但其收费也不会太低。据记者调查,目前成都正规羽毛球场馆收费标准为每块场地30元/小时,他们预计国羽俱乐部将把收费标准在此基础上调至少30%,对于这一价位在成都市场上是否有竞争力,本地经营者们不置可否。

针对本地羽毛球经营者和爱好者的疑问,记者致电负责运作此事的北京中羽兴国际体育文化发展中心,该中心隶属乒羽中心旗下,主要进行羽毛球赛事活动及有关体育文化项目的开发。中羽兴表示,此事的具体运作方式还在尝试阶段,在全国推广国羽俱乐部及连锁俱乐部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将中国羽协资源与羽毛球市场需求结合,并与地方羽协一起共同开拓羽毛球群体市场,同时也是对现有各地羽毛球俱乐部进行规范和引导,而不是进行“收编”。对于地方国羽俱乐部上缴份额是否太多的疑问,该中心认为该方案是经过专家调查计算得出的合理分配方案,并非“剥削地方接济中央或敛财”,“国羽俱乐部一旦建立后将成为各地条件最优越,运作最规范的地区羽毛球组织,肯定会有一些政策上的倾斜,乒羽中心还会将部分重要比赛安排在国羽俱乐部进行,还可能定时派教练进行技术指导。”四川省乒羽中心领导也乐观地表示:成都作为西部重镇,具有发展优良羽毛球市场的土壤。记者张宇翔文/图

据不完全统计,成都市拥有大大小小的羽毛球馆30多个,约两百块标准羽毛球场,长期打羽毛球的爱好者超过十万人。当人们在寒冷的冬季将足球鞋压入箱底后,打羽毛球似乎成了成都人冬季的健身首选。

记者来到位于马家花园附近的中铁二局羽毛球馆采访时,偶遇一帮羽毛球高手,他们都是尤尼俱乐部的成员,这帮爱好者有二三十人之众,他们每周约好固定时间来这里打球,风雨无阻。据悉,成都拥有尤尼、运动时空、天外天等在西部地区有一定知名度的羽毛球俱乐部十多个,成年或青少年羽毛球训练班更是数不胜数,每晚,蓉城各球馆灯火通明,人满为患,若不预先订好场地,要想找块场地打球,那可是难上加难。去年底,前来为“东西南北中全国业余羽毛球赛成都站”比赛“扎场子”的夏煊泽曾感慨:“真没想到现在成都竟有这么多人打羽毛球。”据记者了解,目前成都业余羽毛球水平在全国虽算不上顶尖,但火爆程度绝对一流,成都人对羽毛球的喜爱,也吸引了不少体育用品商家,这让不少羽毛球场馆老板和各类羽毛球用品专卖店“数钱数到手抽筋”。记者来到省运动技术学院羽毛球馆,这里的工作人员一脸喜悦地告诉记者:“我们这里的12块场地从早到晚都有人打球,每天都要很晚才关灯收工,这里高手特多,许多人都是长年在这里订场地的,买东西的人也多,这里的球拍、球衣都卖得很好。”记者张宇翔